快捷搜索:  as  as~!@  xxx  as~!@#%^

玄武门之变李渊的这名妃子帮李世民窃取了重要

因为名声问题,李世民即位后并没有让史书给万贵妃多多着墨,因为,多写她的作用,就代表自己背地里动作太多,就是贬损自己的正义和光明啊……

原题:玄武门之变时,李渊的小老婆们居然纷纷站队,这位后妃帮李世民窃取消息

玄武门之变,无数男人拼杀在其中,有的为了活命,有的为了前途,有的为了从龙之功,纷纷冲入前线表演。

null

人类社会由男人和女人……以及被阉割了的不男不女组成,男人们在前台表演,女人就只在背后安静地做个美女子吗?显然没那么消停。

虽然男尊女卑时期是中国人类文明史里的大部头,但,女人们早就想撑半边天了。就算撑不了,也能搅动一池水。

现在,抛开男人,来看看玄武门之变的过程中,女人在其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,特别是李渊的后宫是怎么站队的。

众所周知,玄武门之变前的几年中,太子李建成一党已经和秦王李世民派系斗了几个轮回,太子派系有:东宫摆鸿门宴,避暑山庄摔马,抽离秦王府人员等动作;秦王派系有:示弱,拉拢人心,杨文干事件等举措。双方可以说不分胜负。

作为最高裁判员的李渊,虽然对兄弟们的水火不容早已明了,但李渊一心想做和事老,每次都采取双方各拍50大板,和稀泥过去。就这样,明争暗斗一直持续了好几年。

这场拉锯斗争,除了双方明着的队员出阵,背地里的撒手锏自然少不了谗言。

陆龟蒙诗说:岂知千丽句,不敌一谗言。

一万句为你点赞的话,都抵不过别人一句的诋毁。这就好像,风光时人人都夸你盛世美颜,要是爆出个偷税漏税,或者婚内出轨什么的,甭管真实性,在大家的印象里就已经污点满满。所以,泼脏水的威力,动辄就是一万点伤害。

李建成方请出的队友是,李渊晚年最喜欢的两个妃子,张婕妤和尹德妃。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张婕妤

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两位妃子都很努力表现。

首先,张婕妤出马,状告李世民眼里没有李渊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李世民的功劳太大,李渊特许他可以自行发红包给身边的人,李二哥也不小气,看见一块不错的田,就分给叔叔辈的淮安王李神通了。但是,好女万家抢,好田当然也有人惦记,张婕妤的老爹也早看上这块田,并托女儿的关系走后门想求李渊赏赐。

李渊心想,心爱的小妖精都提出来了,这叫事儿吗?当即大手一挥,写了张手诏让张婕妤她爹去领田。可是,李神通已经先拿到了,当然不肯割让领土,并声明自己的田是天策上将秦王二郎赏的。双方僵持不下后,张婕妤没办法,只能去找李渊哭,把先来后到的顺序完全颠倒,说是李世民抢了李渊赏赐的田。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李渊和张婕妤

这场告状,李世民被暴击,失血过多。李渊先是大骂李世民,自己的诏书抵不过秦王的教令吗?然后又和老基友裴寂哀叹:二郎长期在外打仗,被那帮读书人教坏了,再也不是自己当初的儿子了。

不是以前的小可爱了,这话的杀伤力对于皇家来说可想而知。

接着出场的是尹德妃。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尹德妃

有一次,秦王府的杜如晦骑马路过尹德妃家门口,《新唐书》说,尹德妃的爹看见杜如晦太傲慢,所以气得带领家丁把杜如晦拽下马来了一顿花式混合打,并折断了他一根手指。

如此看来,杜如晦确实表现出了傲慢的姿态,至于怎么傲慢,也许是不下马,也许是不搭理尹德妃他爹,总之,至少可以看出,秦王府的人看不上皇帝这位“老丈人”,并不打算和他们搞好关系。

《旧唐书》和《资治通鉴》稍有不同,一开始就点明尹德妃他爹尹阿鼠不是什么好人,仗着闺女当了皇帝的交配对象,就膨胀骄横。骄横的人,自然没啥道理好讲,于是当杜如晦骑马路过他们家门口,尹阿鼠二话不说,带着小厮上去就把杜如晦拽下马,群殴了一顿,结果同样是折断了他一根手指。

杜如晦毕竟是秦王府公务员,尹阿鼠的老鼠胆,打完人开始害怕,但脑瓜子好使的他想到恶人先告状一词,连忙喊闺女先去说是非。尹德妃侍奉皇帝多年,多会说话啊,到她这里,杜如晦下班的历程变成了他仗着秦王有功,主动殴打国丈。

同一个人的坏话听得太多,人就不会怀疑了,李渊血压飙升,也没心情分辨,就感觉秦王最近怎么到处惹是生非,这个月生气的所有指标都被他占满了。李渊照例把李世民找来,痛骂了一顿:“连我老婆都会被你手下人凌辱,那其他老百姓,岂不是在你们的淫威下没日子过?”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,生气的李渊

这层怀疑,对秦王府来说无疑也是个暴击。在帝国老大那造成的结果是:繇是见疏。

有了队友的证据支撑,张婕妤和尹德妃又联合后宫里的姐姐妹妹一起哭诉,说李世民为人严肃,不喜欢她们这群人,等陛下飞升上仙以后,自己这些人怕是要死光光了。李渊还在思考中,一帮女人继续边哭边说:“太子很不错,厚道,把我们托付给他,大家都能存活下来呀。”

李渊听了也很悲怆,不是可怜这帮小老婆们,而是伤心,这帮人咋就开始盼着我死呢?

话说回来,张婕妤、尹德妃和一帮妃子们为啥对李建成这么追捧?

李建成集团背后与张婕妤、尹德妃的交易详情是什么,史书并没有交代,所谓的私通淫乱,这是秦王集团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状告的缓兵之计,咱们暂且踹到一边。她们组队,最有可能的是,这是利益和生存的友好结盟。

二妃知道李渊没有再立后的心思,那么等老爷子去世后,她们及子女的命运只能交由太子这位未来的帝国一把手,所以,双方一拍即合。为什么她们不考虑名气直追太子的绩优股秦王李世民呢?史书明确交代,李世民常年在外打仗,跟李渊的小美女们不熟,对她们比较冷淡。比起天天在面前,夜夜住宫里,时不时能聊上几句的太子李建成,李世民比隔壁老王的熊孩子还让她们讨厌。

所以,所谓的“太子厚道”也不是虚言。

后妃帮对李世民的中伤这么大,那么李世民团队就完全没走这条路子吗?显然有。

首先,为李二哥出面的人是他老婆长孙氏。

在李渊、李建成和李世民三方关系紧张,日渐疏远的情况下,长孙氏的举措是:后孝事高祖,恭顺妃嫔,尽力弥缝,以存内助。

虽然短短不足20个字,信息量却不小。

长孙氏对李渊很孝顺,填补李二哥长期不在身边,被人离间的空隙。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,长孙皇后

对李渊的小老婆们,长孙氏也在其中周旋,送衣服松香水送口红,该花的钱一点没小气,为的就是拉拢成为友军。

那么,长孙氏拉拢的是谁呢?当然不可能是前面的尹德妃和张婕妤。

虽然李渊晚年最喜欢这俩人,但李渊的后宫庞大,从实干型到花瓶都不缺。

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宇文昭仪。宇文昭仪的身份,一个称呼就已清晰。她姓宇文,可知是北周时期传下来的大族,他爹宇文述是隋朝名将,兄弟们名气更大,大兄弟宇文化及,取隋炀帝首级的人,二兄弟宇文士及,李渊的宰辅重臣。昭仪则是唐后宫中的九嫔之首,位分在贵德淑贤四妃之下。

李渊对宇文昭仪曾经也是真爱无敌,在李建成三兄弟老妈太穆皇后死后,李渊一度想立宇文氏为皇后,不过宇文氏低调,婉拒了。

大唐后宫等级制度里,皇后之下,贵妃最大,李渊也有一位贵妃,万氏。

现在提到万贵妃,广大人民群众都能想到与明宪宗谈忘年恋的万氏,但中国有史可查的第一个万贵妃,是我们接下来要说的这位,李渊的老婆。

万贵妃的出身现在一无所知,只知道她性格非常恭顺,在李渊面前就是个温柔如水的小花朵,十分惹人怜爱。

但恭顺听话不代表没主意,史载李渊非常器重万贵妃,宫里有什么事,都是让她拍板决断,可以说,她是李渊后宫中最有分量的人。太穆窦皇后领盒饭后,李渊后宫的一切工作就由她主持。做不了最得宠的女人,做一个被礼敬、受器重的女人也不错。

那么,长孙氏结交的就是她。

这么说的证据是什么呢?陈年往事泛上来。万贵妃曾经生了一个孩子李智云,从小就善骑射,书法好,又下的一手好棋,是个非常不错的小心肝。

但,李渊刚起兵的时候,李智云年纪还小,跟随大哥李建成在河东。李建成听说老爹起兵后,怕被朝廷抓捕,连忙卷铺盖逃跑,也没多少精力兼顾小弟,去告知他一声。于是,李智云被隋朝公务员抓住,不久就被隋朝大将阴世师杀死了。

这是万贵妃唯一的儿子,用头皮都可以想到,万贵妃对李建成不可能友好,并且,应该心里带着恨。

李建成当太子,如果将来正常即位当皇帝,对她没一分钱好处。所以,有了这些小心思后,即使长孙氏不主动去交朋友,万贵妃都不太可能做个淑女静静。

当然,史书上并没有着笔突出李世民有结交后宫,探听消息的举措,但咱们可想而知,每当李元吉怂恿李渊,开展什么隐秘行动,情报消息都能及时传回秦王府,然后做好应对政策。间谍工作如此优秀,除了高层又亲密的万贵妃,还能有谁呢?

在玄武门之变矛盾慢慢递进的前期和中期,局势瞬息万变,李渊的一念就可以掌握每一方的成败,信息是斗争双方最亟需的,所以,万贵妃这位掌握着最高情报的友军的作用无疑至关重要。

虽然太子集团抓住了李渊最宠爱、说话最有可能被采纳的几个女人,但秦王集团只要和万贵妃一人合作,就以一敌十啦!

null

△《贞观之治》李世民

但,因为名声问题,李世民即位后并没有让史书给万贵妃多多着墨,因为,多写她的作用,就代表自己背地里动作太多,就是贬损自己的正义和光明啊……

更值得一提的是,李渊在位的武德三年,李世民将第二子李宽过继给了李智云,继承他的香火。也就是说,李宽名义上的父亲是李智云,奶奶是万贵妃,他要孝顺的人,也是他们这一脉。李建成和李元吉以及李渊其他儿子都分别也有不少儿子,偏偏是李世民的儿子过继,说李二哥没和万贵妃有勾搭通信,谁信呢?

大梁如姬/文

原创首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